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喧嚣世外的黄信然

直到四季都错过 购买地址: http://t.cn/SIvR0T
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写给你们的故事——关于《直到四季都错过》

2011-12-28 15:43:48 阅读5057 评论4 282011/12 Dec28

写给你们的故事——关于《直到四季都错过》 - 黄信然 - 喧嚣世外的黄信然

 

 

这是我的,2011全新创作长篇新书——书名是我写作过程中,就已经定下来的书名:《直到四季都错过》。

 

关于故事:

关于这本书,我想说的很多,心里涌出的碎碎念比书本身的内容还多,但是我想一切从简:

“这是我第三本书,更像是我第三个孩子,他很顽皮,没有定性,有时像我自己,有时像是另外一个人,可是无论如何,他被创作出來,就注定是一个故事而已,它关于……太多东西,但故事承受的东西却有限。它是一部在有限的故事里发现无限情怀的小说,于我来说如是,这一次它更青春,但愿你们阅读时找到曾经或如今的自己,我早已和过去懦弱的自己挥手拜拜,但把坚强的你们留在故事里了……

在初想到这个故事——而又蛰伏大半年之后,这个故事终于露芽,在我准备书写它们的时候——在我快将童年往事跨过的时候,往事终于伸出手来,在静默过久之后抓住我的脚;而太久的潜伏之后,我终于将它搀扶起来,往事驱使住我的手,它拉扯着我的手——写了第一幕——这所有的一切,像是被指使般,只是往后的春夏秋,都是我所有的情怀驱使,懂么?我本来没有想过让林一二成为一个容器,释放一点过去的自己。

而封面上的那个人儿,即使他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,浑身也流动着林一二的气息——他像是林一二的折射。

他懦弱,将所有人生四季放在身后,将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奉为人生准则,直到最后,将所有的人生风景,都抛弃在身后,他何时强大起来?谁知道?生活像一条不平静的河流,每个人都将流经不一样的风景,经历不一样的四季,直到——将所有人生四季都错过。

所有的人,都投身在一样的人情世故里,却偏要走向一样的路。

 

从第一本书到现在,没有一本书,我是不在写自己的。每本书里的人物或多或少都有我的影子在,但又不会写得太饱满或者极致。他们都应当有他们自己的人格所在。或残酷或美好或冷淡。

可是我总是孜孜不倦地回荡在关于成长环境对人一生的影响上书写,连续三本书都是。但是侧重点不同,故事也没有相同性,这些都是我一直在努力的地方。

如同《夏目友人帐》里永恒的执念与爱。

——我写的永是亲情与爱情的羁绊。

 

《直到四季都错过》——

这是一个传统的好孩子与所谓的坏孩子的故事。

这是一个青春的孤独与自我救赎的故事。

我写了一个以梦为生与一个活得无比清醒的现实的少年的故事,并将它献给另一个年岁的自己。

书中的杜双城,从小的孩子王,性格开朗倔强但却一生多跌宕:十岁时母亲突然去世,父亲随即带了“继母”回来,而“继母”带来的女儿赵萌萌则成了他一辈子甩不掉的阴影。十五岁那一年,杜双城重新搜出母亲当年去世留下的随身带着的手机。发现了几则录音,从而发现了母亲去世的一些“内幕”。而内幕则将凶手指向赵萌萌的母亲。之后他与赵萌萌联手,预谋将“继母”赶出杜家,但却因种种契机,导致赵萌萌母亲疯癫,下半辈子在精神病院度过。

而林一二是标准的城镇好孩子的成长模式,胆小内向,随着长大慢慢打开自己的心扉。他性格淡然,不爱和别人计较,一直奉承“得饶人处且饶人”的处事方式。他对爱不懂,一直懵懵懂懂地对身边那个初现情窦的女生好。他胆小,参与学校的坏孩子帮却始终没有学坏,而是更明白这人世里关于好坏的定义。

陆单双,林一二,杜双城,赵萌萌,顾诗婵……他们之间的感情纠葛,青春情事,还有更多关于那些四季轮回里、青春情窦里的爱与恨。交织着,成为这个关于青春岁月里,好孩子与坏孩子、好学生与坏学生的定义。

进而讨论生命的意义——人生来而一人,青春的妒忌,生命的沦落与救赎,还关于青春的谜题。

关于那些成浓烈或浅淡的爱与恨,关于爱的自私——我一直坚信,成长只是生命的一个隘口,直闯或缓行,终要通过。

我相信他们能顺着自己的心来。

 

关于写作本身:

直到写完,直到将他们的青春都终结,属于他们的“四季”都错过之后,我才恍然发现,我写了一个治愈却又悲伤的故事。后来读来之时——仍觉得对某些人太残忍了,可是我懂得,故事里面没有绝对的坏人和好人,只有世俗的社会。

而等待与错过,如同近义词。

杜双城等待脱离那个社会,等陆单双的情爱复苏;林一二在等什么?他只是一直在错过吧?错过情爱,陷入懦弱,错过承认错误,错过这一切的现实——直到错过属于青春的春夏秋冬——直到书的最后,我留了一个余地给他,那是个开放性的结局,读者们可以自由想象他们的结局;而赵萌萌错过亲情,错过自己,却终究只等来过错——最终错过属于自己的任何四季。

陆单双不也是一样吗?

他们都是一样,在错过与等待里,最终都错过自己的青春。

 

这个故事真正在折磨我的时间,差不多有半年。过年前就下定决定说,年初五离家,回广州一定要开始写了。因为我不是很能装太多东西的人,我需要写出来,消化掉。

写这本书的时候,大部分时间是周末或者节假日。我很少消耗一整天的时间,不写或者不读。

在那几个月里,我几乎没有和固定在身边之外的朋友见面——更别说聚会,我也不明白是什么心理,反正当我需要沉下心来写它的时候,就对周遭的人情世故变得非常抗拒与敏感,而一旦离开这种习惯的模式——比如中途去了一趟上海杭州回来后,我的整个思维乱掉,一度无法进入到写作状态。就好比写作于我来说,是一种很自我清净的状态,但我又很喜欢到闹哄哄的咖啡店去写,接触很多陌生人,我觉得写不下去的时候可以看着他们,因为陌生的一切至少可以让我觉得没有压力,而那个闹哄哄的环境里,也让我觉得倍觉有存在感。

大概就是所谓的,过于喧嚣的孤独——里的寂静。

这所有的一切,都像是在昭示我写的东西有多么神圣。

其实不——我写的也是曾经的生活、刚逝去的青春。

但他们又是神圣的不是么?我怀着无比积极的心去写,只希望你们可以感受到那份真挚与青春的神圣。

 

在书中,我写:“青春是四季,但又不如四季,四季能轮回,青春却像一幕落日。或美或丑,或欢喜或悲伤,过了便是自己的黑夜和他人的白天了。”

而在他等到她的时候,已经错过这世界上所有最美的风景了。

包括那最美的四季。

 

PS:关于这本书,在后记里,在任何地方,我想说的东西都太多了。

但所有的一切,还是留给故事本身吧!我等你们的观感!

 

——2011/10/23

 

购买地址如下:

卓越:http://www.amazon.cn/直到四季都错过-黄信然/dp/B006OGE4II/ref=sr_1_3?ie=UTF8&qid=1324539084&sr=8-3

当当:http://product.dangdang.com/product.aspx?product_id=22576063

京东:http://book.360buy.com/10892196.html

 

多谢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!

作者  | 2011-12-28 15:43:48 | 阅读(5057) |评论(4) | 阅读全文>>

蓝莓提子奇异果(节选)

2011-11-14 17:02:12 阅读4750 评论3 142011/11 Nov14

文:黄信然

——节选自《荏苒》杂志 2011年十月号 专栏

 

我一直认为,与梦想一样,偶像没有伟大与渺小之分。而偶像——向往的人生以及想要成为的人或者企及的高度,也没有所谓的卑贱与高尚之分。它可以是平凡的存在,也可以是不平凡的存在,但是它在每一个的心中,都是重要的。像是天穹的星,大小与亮暗对它们之存在,无有影响,透过客观的事实看到的只是远近之分,于宇宙来说,它们都是一种存在,存在即影响。所以我接下来要说到的很多偶像,或许都与我的爱好有关。阅读、写作,让我日夜挂着的一切。他们之所以为我的偶像,是因为他们曾经影响过我。

但是说到偶像,作为粉丝我怕是要再提一次李清照,上一期似乎刚说起,谈到她的诗词赏析。

“记得以前是非常喜欢李清照的,连大一时做的文学欣赏的论文也是她的诗文赏析,却不曾料到多年之后,念起的,只是零碎的片段。今日读来,她的诗词依然很美,不过是愁重了点。先前有人在讨论红楼里各人物的星座特征,然后就想到了李清照,她想必也是处女座,心太细了。一朵花一棵草都能勾勒出相思。”

后来我再次提前李清照的时候,以前大学同个文学社团的朋友也顺便说起。她说:“我记得那时社长让我们每个人都说出自己喜爱的作家,你说起李清照的时候,眼里闪出的光,我至今还记得,像个孩子一样,单纯又执着。而又生怕别人诋毁了她。”

可是一向是没人能诋毁一个已成经典的人的——再怎么诋毁,诋毁的也是自己的素养。

只是她的悲凉的死,已经成为一辈子最悲伤的注脚了。她影响我的地方在于她勾勒相思与悲伤的笔触,我觉得没人能像她那样,将愁和相思刻画得那么清简又那么重,值得几百年后的人们争先记住并引用。所以后来我写诗词赏析,去搜她的生平,用自己的感情去组织她的一生,原本是很主观意识的写作,却变得客观起来——就像是我容不得自己去篡改她已有的生,事实我也无法篡改。历史给予她的,就那样单薄了,但是她留下的诗词,却让自己扬名。她也断然想不到,今日之人如此喜爱她,怀念她。但是就此足够了,好多对我有影响的人,他们是作家、歌手……

但是作为作家的她们:李清照、杜拉斯、张爱玲,都是我再也企及不到的高度,也是触摸不到的,这一切是经典,经典大概便是无法被自己亲手篡改的定论吧!

 

接下来我要说张爱玲。

她的高度,于我心中,作为中国最伟大的女作家也不为过,没有之一,没有之一。若有前三,我会细细排之。没有一个人,将自身名言“出名要趁早”诠释得那么淋漓尽致,虽为后人所用,但是鲜有人能诠释之。这是她的人生孤独——拥尽了这才思,看透了太多人情世故。她开启的种种文学先流,影响了太多人,那种既是经典又是流行的文字,让多人拥有的时候,却不会生出一点俗气。

如同“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袍,爬满了虱子”——这句出自于《天才梦》。

如同“出名要趁早”——出自《<传奇>再版序》——它被太多雄心壮志的青年人频繁我安抚自己不安的心,却从不知这前提,必须是天才的梦。

如同——于千万人之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。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迟一步,遇上了也只能轻轻地说一句:“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” ——出自《爱》

等等,太多。小说我自是不想说太多,既然要诠释那句“出名要趁早”便要从我喜欢的、她先期的散文看起,比如《天才梦》、《洋人看京戏及其他》、《更衣记》、《借银灯》、《道路以目》、《谈女人》等,特别“张爱玲全集”之《流言》里面所收集的散文,尽是掩盖不住的才气。我在看完之后,才想起去翻翻发表的日期,便觉得她太年轻,但那么年轻,写出这样句句警句的文字,实在是厉害。

而她影响我的,自不是因为那传奇似的一生,而是她写作时的严谨与洁癖。

与那种生怕倾倒多一滴酱汁的厨师一样,这样的作家,也是好的。  

……

……

好似说完,也不知道这一切所有的偶像,为何之所以为偶像。

——偶像是我想要企及的光,是我想要成为的模范,是想要他\她好好存在的人,而经典之所以为经典,我当真会在意别人去污蔑或者凭空捏造谣言伤害。

而偶像的本意是:用木头或泥土等制成的人形。

后来引申意为“一种为人所崇拜、供奉的雕塑品,比喻人心目中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象征物。”或者“一种不加批判而盲目加以崇拜的对象。特指一种传统的信仰或理想。”

是的,我认同这种解释。

他们的存在,虽不是神,但确实拥有一种不知名的力量,暗自在我的心中涌动,好似他们存在或者存在过,便让我心安,心底有意念和力量。也是信仰和理想。

而真正喜爱和成为自己偶像这件事,我觉得应该是不一样的吧!能被喜爱的,真的很多很多,杜拉斯颜歌严歌苓XS周杰伦陈奕迅王菲MJ尚雯婕LADY GAGA等等等等。

但是能被影响过的,说出来的,也只是那几个了吧

 

我曾崇拜过很多人,他们是英雄人物、也有渺小的存在的人,但是岁月一过,常常再也想不起当初崇拜的初衷,所以总归是遗憾的。如果当时能写下来,如今看来还能懂得当时的心情和思想,但是依然遗憾。我没有写下那些。

所以为了让遗憾不再遗憾,就让它们变成文字,既是一种记录,也是一种自我激励。

 

而今日写下这些,大抵也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一般,也如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一样,我爱蓝莓提子奇异果,它们对我的身体好。而他们是我的偶像,他们曾影响过我。

那种作为粉丝的心情,很微细,如同小确幸一般,是细微到停留在阳光之下的灰尘一般,暖洋洋的幸福。于是他们存在,或者作品的存在,影响着我们的信念,隐形地支撑着很多很多东西。

只有我们懂。

写作至今,不能很自我地说我为自己而写,因为我知道你们的存在——支持我的读者的存在,但是我不愿称他们为粉丝,这是我不能定下的称呼,因为也有可能他们是关注者,因为我的文字而关注我,而并非完完全全受我影响。但是我真的希望,有朝一日,那些文字会受到很多人喜欢,我的努力与坚持,那些毅力,也会感染很多的人。有时候,我很想对比我年纪轻的人说,一定要坚持。但是我还是没说,因为当年也是没人和我说,我觉得,自己走出来的路,总比大路舒适。

 

或许——

蓝莓提子奇异果,它们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,也是不知名的水果们的偶像。

 

——2011/8/14 于广州


PS:想看全文的,请买十月号的《荏苒》杂志噢!《荏苒》目前每一期都有我的专栏,请多多支持。

蓝莓提子奇异果(节选) - 黄信然 - 喧嚣世外的黄信然

 

作者  | 2011-11-14 17:02:12 | 阅读(4750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你们想知道的我?

2011-7-19 16:52:47 阅读4807 评论1 192011/07 July19

 

 

或许有时候有人会觉得我是个难以琢磨的人。

因为写作,像是与朋友间隔开好远。

但是说到底,我只是个有性格缺陷且敏感的小人物,可能大部分写作的人都是如此吧!而很多人终其一生努力写作,最终都在写他自己。

我爱的张爱玲,便是其一。

而这里,有些问题,是某个论坛的人提出的,我答了,放在这里,或许,你们能有兴趣懂得一些。

 

 

1:写文的源动力是什么呢?

答:刚开始是觉得自己有对文字的敏感的触觉,所以写了,然后被肯定了,就很喜欢。于是就坚持下来了。现在更觉得是一种寄托,为自己的人生找一种可以释放或者证明的缺口。

 

2:喜欢的作家有哪些?

答:张悦然,杜拉斯,卡波铁,张爱玲等等等等

 

3:最喜欢自己笔下的哪些男生女生?

答:《海是天倒过来的模样》里的良辰和许沐南

《和花和月长少年》里的林美景

新书里面的林一二和杜双城

 

4:《和花和月长少年》中那么多少年,谁的身上有你的影子呢?(其实我对季桀……捂脸奔走)

答:里面的人都有我的影子。汗!!!!!!!!!

 

5:目前最想做什么事情呢?

答:写作看书工作恋爱四不误

 

6:现实里能把爱好转变成工作的人很少,对于这点觉得自己幸运吗?

答:目前爱好仍然不是我的工作,爱好依然是爱好,因为自己的创作都是业余时间完成的。上班时间我依然是一个编辑。只有不上班的时候,我才是一个作者。

 

7:写作这条路一路走来肯定经过很多艰辛和快乐,最深刻的是哪些事呢?

答:最深刻当然是第一次上稿。08年短篇上了一本杂志。09年出版第一本书,被出版社总编盛赞。这些,都是印象深刻的事。

 

8:如果写文没有灵感时会做些什么呢?

答:写作一般不会依靠灵感,很多东西我都是日常积累而成,我有很多本子,会记录下很多时候天马行空的想法。如果是长篇,至少会用半年时间来构思。所以不存在灵感的时候,甚至有时灵感一现的时候,我不写,只记下来,等适当的时间写。所以灵感一说,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概念。我写作只在适当的时间写。

 

9:一直以来的文风都属于优柔细腻自然的,会想挑战其他风格吗?

答:怎么的人生怎样的性格决定怎样的思考方式,所以一样的,也影响我的文字风格,这样很难改的,只能挑战其他题材,风格难改。

 

10:平时除了写文之外有什么兴趣爱好呢?

答:阅读,唱K,游泳,逛街买书,喜欢很多的新颖的电子产品(苹果控)。

 

11、可以描述一下你对广州这座城市的感觉和态度吗?

答:很喜欢这座城市,有旧的东西也有新的东西,我属于比较怀旧又有点爱新潮流的人,所以这样的城市对我来说。恰恰好。

 

12、介绍几个广州你喜欢的地方吧。

答:中华广场。广州购书中心。北京路的联合书店。

 

13、你坚持过最长时间的一件事情是什么?是什么一直支撑着你持续地做这件事情呢?

答:孤独。因为别无选择。从小就很内向。坚持了十几年,后来才慢慢缓过来。

第二是写作。七八年了。就纯粹喜欢。然后就坚持下来了。

 

14、平日里是否有阅读的习惯呢?阅读会影响你对一些事或生活的态度么?

答:阅读是生活里最必须的事情。阅读会影响我的写作认知,扩展我对一些知识的认知,但不会影响我的生活。我算是比较有原则性的人,哈哈!很难被改变的人。

 

15、你对电子书的出现有怎样的看法?它是否会对纸质书业造成很大的影响呢?

答:觉得它作为一种文字载体或许是好的。但是我不习惯电子阅读。它对纸质书业的影响在于盗版过快。如果中国的电子行业的版权制度把好关,谁也不会多说什么。喜欢看纸质书的照买纸质书,爱看电子书贪图方便的,付费购买阅读。

 

16、目前有对下一部作品的想法或者规划么?如果没有,你希望以后可以尝试什么题材的作品呢?

答:新书已经写完。计划年内出版。

想写散文。沉淀太多,一直没办法清扫。

 

17、说说对你影响最深的人事物吧。

答:事是:影响最深的是小时候对于黑暗的恐惧和对鬼怪的恐惧,父母没有及时开解,反而以为吓吓胆子就大,所以造成了一辈子的内向和心理阴影。人是:现在的恋人。

 

18、你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和缺点是什么?为什么?

答:优点:太善良吧!总是觉得得饶人处且饶人,不轻易得罪冒犯人。缺点太多,急性子强迫症脾气不好。

 

19、能说说除了阅读和写作之外最大的兴趣是什么吗?它带给你最大的乐趣是什么?

答:唱歌。发泄情绪。让我除了说话表达自己之外,多了一种跟别人沟通的途径。

 

20、最后,推荐几本你认为值得品读的书吧。

答:(《雷峰塔》、《易经》、《小团圆》、《异乡记》——一定要按这样的顺序读)、《深河》、《不去会死》........ 

作者  | 2011-7-19 16:52:47 | 阅读(4807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和花和月长少年 新书后记

2010-11-18 14:17:12 阅读5163 评论6 182010/11 Nov18

 

后记:花好月圆散记

 

就像写小说一样,我永远无法预测我的生活。

 

1

5月7日,我在广州某个商场的某环境良好的饮食店内,边看杂志边想着长篇的时候,我发觉很多时候,我都会执着于一个主题不放,因此总是有莫名的停滞。

——那个主题便是爱。因为爱,才有无限的可能。

 

因不能看透这世间,所以才有无限可能的明天去经历,所以那些所谓的阅历,都是未知的体会或教训。

只是,倘若我不写,这一切将随世间伴着死亡而去,没有人会记得这平凡庸碌的一生,究竟经历过什么,有过什么体会。

 

我会给予它们感情,但那些生活是他们的,我得谢谢肯陪我演出的他们。或许,有些生活是沾染着电影音乐而来,他们的设定全凭体会或臆想。

我活得没有很刻骨铭心,一切淡淡的。

 

2

其实到后来,很多东西才开始明朗起来。

关于《和花和月长少年》里面我写的,是四个完全不同的家庭。

它们各自有不同的缘由——每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,所以它们对每个人的性格和命运的影响,也分别不同——想想其实很残酷。包括我也一样,小时候很内向,后来才渐渐地随着接触的朋友多起来之后,才开朗起来,但是本质的东西,是随着多少年都无法改变的。我记得很小的时候,刚上一年级,第一次跟爸爸吵架是因为写“家”字,他教我那样写,但是我偏这样写。这件事估计他早忘记了,但是我依然记得。

其实一直在拿捏的,依然是亲情对于一个人成长的历程的影响——我们的儿时,我们的年少,为我们这些一生的奠基的历练,该是多么重要的东西。

这本书里面依然有触及到亲情,但是这次跟《海是天倒过来的模样》写的不一样——上一个是讨论代沟的问题,上一代人跟这一代人的爱情认知。而这一次是所谓亲情到底是血缘重要,还是感情重要?其实对于我来说两个都重要,但是它既可独一又可都兼有。

 

3

感谢几米。

在我写到第四章的时候,是我最困顿的时候。

很长的一段时间里,我不知道该如何继续。

这个小说,完全颠覆了之前《海是天倒过来的模样》的模式。

后来因为看了那一本关于几米的书,很多东西才豁然开朗,很多东西,才得以继续。

 

4

何惜荒芜。

——它是长篇最初定下的名字,但每次看见却总觉得不合我意,总觉得它应当是一个主题罢了。

何惜,有双重意思。

一种是如何珍惜,一种是何必珍惜。

或许只因青春年少,即使只是一场荒芜的记忆。

但它的意义,因之个人的不同而不同。

 

5

玉树后庭前,瑶华妆镜边。

去年花不老,今年月又圆,莫教偏。

和花和月,天教长少年。

——[仙吕]后庭花破子

——元好问   

 

小说名字的由来,原是有一日,在地铁里等HB。于是随手翻阅带在身边的《元曲三百首》。

便是这时,它宛若清晨的一道光般,温柔地照进我的窗。

那一瞬间,仿佛所有人物都在心底雀跃,欢呼着——这便是他们心底最真切的愿景。

即使年少多荒芜,但它总是心底一个最美的地方——不要让这一切有变化!就让那些青春年少,如同这花月一般永驻。

纯净的,没有任何多余杂质的现实认知,很多时候都甘愿放纵自己的一切情绪,它们那么纯真,即使伤人后也能好好地处理修复。

后来,年岁景迁,一切变得现实而内敛起来。

一件事便能引发一辈子的恨。

但是林美景你知道吗?

爱的反面不是恨,而是冷漠。

所以即使到后来,我仍相信你爱着他。

 

6

新书快完结的时候,知道两个好友将要结婚的消息。一个是从小到大的兄弟。一个是M姐。

仿似一瞬间,好多东西,都与以往的那些年少分离,然后轰轰烈烈地往更远的路去了。然后,记忆就真的,变成记忆了。只是,无论如何,你们都要记得幸福和快乐!很多时候,那都只是一种形式。重要的是,表决了这种形式后的幸福。

要记得幸福。

 

7

时已至此,已无多少留恋。

该说的已然完结,它们掏空了这个故事的躯壳,但依然流淌于我的日日夜夜——血液与可乐,脉动与放肆的汗水里。

 

谢谢出版社再次大力支持,谢谢光南老大,谢谢主任,谢谢晓碧的细心修改,谢谢你们的支持。

还要——谢谢你!

 

愿在有你的地方,和花和月长永存。

 

——2010年7月24日

——Hong Kong

 

      和花和月长少年 新书后记 - 黄信然 - 喧嚣世外的黄信然

 

和花和月长少年

十一月底 十二月初 全国上市

出版社:重庆出版社

 

作者  | 2010-11-18 14:17:12 | 阅读(5163) |评论(6) | 阅读全文>>

青春 救赎 如涉深河

2010-5-26 15:23:27 阅读5963 评论3 262010/05 May26

—— 远藤周作 《深河》

—— 黄信然

——刊登于《后来》杂志 2010年五月号

 

深夜看完的书,放在一旁,将取暖器关掉,然后盖上被子。

想沉沉睡去的时候,却婉约可以听见恒河流淌的声音,以及圣者诵经的呢喃。睁开眼的时候,似乎可以看见大津一辈子为“洋葱”所着迷,努力在这中间追寻无界信仰的过程的身影,末了,他仍是为了自我的救赎以及对别人的救赎而去。

深河依旧流淌,只是,我也在其中。

 

应该是每一本书,某一些能得到共鸣的情节,都会得到一些自身生活的启示。无论它们是从何而开始的生活,或者是那一辈人的经历,抑或是不同肤色与人种的人生,也不因不同的信仰,而让很多的青春与自我的救赎,变得与众不同。

宛若是,每个人的青春,如历人间深河而来。

看远藤周作的《深河》的时候,一开始的情节是缓慢的,但随即铺展开的众多人与往事的交叉,让我有点措手不及。似乎是这样的叙述方式,逼着我快点读完它,快点读完它,那么多人的人生,仿佛是一不留神,就要悄然而去似的。于是,阅读的时候,很多细节,都变得小心翼翼。

我以为这是一开始就撂下主题,然后如若青春——狠狠往前奔的的小说。然而,它是深厚的,压抑的主旨随着情节一点点显露,但最终的主旨却不是出自主角之口。

美津子在最后说:“深河包容他们,依旧流淌。人间之河,人间深河的悲哀,我也在其中。”

 

二月份的时候,离开学校,投入另一条深河。

回头去想,自己很没心没肺——感觉,没有想象中的不舍,也没有拼命的挂念,最多只有在毕业回到工作所在的城市那天,深深地感到那些日子再也不会回来,从此要一个人过的失落。但是,只要不去翻照片翻日记,我就没再想起。然后,我就忘记了。

很理所当然的。

书中的大津,舍弃本国的信仰,远走他国,为了追逐一种无国界无宗教区分的信仰,但最终却无所得,在恒河边死去的时候,他的那一生,应当是释放的,我不觉得那样子的庸碌有什么可耻,反而觉得他是主角。而作为主角的矶边,在妻子去世后,为了寻找妻子的后世而远走具有深远的宗教信仰的国度印度,而涉及了一场深河之旅。

每个人,在恒河的国度,似乎都得到一些救赎,自我的,替他人的。

罪孽深重的人啊!走出自己的人生,泡在恒河之水里,洗涤不去的仍然是那些烂记忆里的噩梦,但是救赎的,却是自己想要忘却的很多东西。

包括——木口为了他的战友而到印度,愿神能赎他的罪。他的战友当年为了他,竟然吃了死去的战友的肉,这样的噩梦,是一辈子也忘却不了的伤,直到他死去,似乎这深重的罪,还依然压在他身上。虽然有人如晨光而来,为即将死去的他开导,但是,一辈子所烙下的伤痕,却让木口一直耿耿于怀。

为了活下去,为了很多希望,即使,残忍一点也不怕吧!

不要让青春烂在时光里,即使苦一点难一点,也要绚烂起来吧!这样,才能在尝到甜的时候,更觉得幸福。

于是在寒冬的时候,看到这本书,才恍然大觉,之前的自己并不是没心没肺,而是之前的那条河,并不是自己的生命之河,也没有依赖。大学是一个过程,与青春一样,烂在里面的时光,终将涌现出很多成长的肥料。

家乡屋子的旁边,就有一条河,冬天的时候,堆满垃圾,夏天来的时候,雨水充沛,瞬间冲走了一切的脏乱。以前爱凑那样的热闹,雨后的干净让人心生欢喜。

但是多年后,才想起自己以往的不懂事与慌乱的青春,因为成长的一道深河,而变得明朗起来。

青春,以及自我救赎,别人的扶住,而显得明亮起来。

每个人如涉深河而来,最终投入另一道的深河里面去。

 

《深河》看完的很多天后,我想写点东西。

他们是一群异国的人,在异国寻找生命的真谛——而我,在其中找成长的答案。

如果是你,会发现某个人的人生,与自己的青春不谋而合,或者,片段凌乱而过。

      青春 救赎 如涉深河 - 黄信然 - 喧嚣世外的黄信然

 

作者  | 2010-5-26 15:23:27 | 阅读(5963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生活在城事之中

2010-4-23 10:21:43 阅读5930 评论3 232010/04 Apr23

 

 

1、家

我用别人的生活来杜撰自己的故事。我想说的大抵也是这样的一种如叶的清晰脉络,那些情节很可爱地在我血液里奔流不息,我极其珍爱它们,我一向如此。并且乐此不疲,宛若玩毛线球的无聊小猫的深情,或应当说是姿态。

可是,后来我重新看很多故事,才发现那些生活,有些是我的。它们藏在某一些配角或者跑龙套的身上,而并不是主角。

前几天翻到照片,再翻到前年夏天在家乡拍的一张照片。渐渐的,那些属于村庄的记忆,才一点点浮现起来。可是,流年瞬间飘散,恍然间,只觉得它们确实离我而去了。

我的城市在南方,家乡沿海,出去十几分钟就可以看见海。

记得家隔壁的那一条小小的长满芦苇的小路的清晰模样,白色的芦苇在记忆里荡来荡去——但,那都是记忆,现在所能记得的只是钢筋水泥的马路以及楼房。

家乡中央的那些破旧的残烂的屋子,残旧而恬静地站在村子的内心深处。风吹过的时候,有瓦片轻轻作声的动静。它们的那种被弃置在村子中央却看起来不孤单的模样,在记忆里渐渐荡去。我在记忆里寻找他们的的时候,是宛若孤单的士兵被大队包围的戚戚可危的模样,但是我极其珍爱它们,它们萌发了我那些初生的记忆。那些城市间来来去去,城市繁华,城镇喧闹,但是我唯一记住了你的宁静以及残旧。

 

我儿童的往事。在有记忆之后,小学之前。

那段时光,是最美的。

往后的日子,村庄渐渐变模样。城市开始繁华,我渐渐的来来去去。很多东西填进心里,再被掏空。是这样的姿态,你大概是了解,孩子般地将你的脸颊捏疼,再安静地抚平根本不曲折的皮肤。是多此一举的行动。如同那些繁华,再者残旧。本是鲜明的对比,却生硬地统一起来。这是人世还是生命来回的矛盾,我并不得知。我的言语之间已透露着很多的矛盾,以及自相讽刺。

我到过的城市,是不多。记忆中的城,一直只有一座。但我却快要遗忘了它。忘记了它最初的令我感动的模样。你说多可惜,还是多失败。抑或是两种都有。

双脚来去自如,地点只是一场无心地顿笔。末了,我们还继续行走。

也许每个人心里,都曾有过童年的一座城市,一个村庄,那是一辈子的桃花源。亵渎不得。这个地点的物理空间会一直存放于心。

若是我们都深切地记得,曾经的那座城。

这是记忆的力量,也是伤痛的一击。

 

2、城事

而今是生活在这个喧闹的城市,有时半夜醒过来,会听见小区里的酒鬼发出的吼叫声,或者吵闹的声音。

有时半夜醒过来去上洗手间,对面的房子的灯才亮起来。我的睡眠时间是他们的活动时间,而白天却从未看见他们的身影。或许,同住一个地方,一年两年都不会遇见吧!人各自生活,生命很短,不是谁都有交点。

而后,离去每一个城市的时候,带走的,只有自己的心事。多年之后,半夜的灯光,迟早会被忘记。因为那只是,宛若蓝天的一点乌云。

因为有时生命幕布太多,常常记不得那些太普通的一幕。

 

3、问题

很多时候,情绪大抵是青春的痛,因为想法太多,常常得不到解答,因此常常变得焦躁非常,莫名烦恼。

是有想过一个问题,一生中能走过的城,会有多少个?但是而今算来,很少很少。记得的片段,都是完整的。那些迟暮的老人,再次回忆起往事的城的时候,应该都是零碎的片段,而拼凑起的深刻回忆吧?

有时会在想,是否每个人的青春,都是指定的情绪,还是因不同的年代而语的?

谁的青春都只有一个,我在想这问题是否也没有指定的答案,所以应该是道开放题了。

或许青春与人生一样,是道开放题。选择或者填空,形式自己选。

若是选择题,得自己给自己出题。

若是填空,那得该有多少的空格?

他的青春那么单薄,若他很是丰厚呢?

 

—— 此文选自《后来》杂志 黄信然 专栏

作者  | 2010-4-23 10:21:43 | 阅读(5930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以梦为生

2010-4-13 13:57:35 阅读5840 评论8 132010/04 Apr13

 

 

小时候,以前,十几岁,还是初中之前的那段时间,他都会一直以为,很多时候,这个世界就是一场梦,然后醒了,就好了。

后来长大了,变得不再去回顾。

之前的那段时间被忘记,然而他最近一直做梦,然后才想起那样的时光。

或许只有经过那段阴暗,才会一直以为都是梦,然而现在,我不想以梦为生。

他记得以前养过的那只猫,没有名字,平时他就喵喵地叫它。它很听话,被它养得很肥。他很没用,又爱哭,然后经常被弟弟欺负了,就上顶楼,抱着那只猫哭。他那时就想过要怎么活下去的问题,那时他还小。后来爸妈不喜欢家里有猫,因为猫毛会乱飞。它被送到老屋去,每天放学他都会去帮它换猫砂送吃的。

弟弟还是经常欺负他,他不敢还手,其实那时说是不敢打弟弟,与其不如说是自己懦弱。然后一直编制这样的谎言,骗自己说,他是我弟弟,我不能打他。然后就这样,一直到很后很后以后。

不记得是在养猫之前和养猫之后,每天看着那样的生活,他都会自以为地是在做梦,然后梦醒了。就没事了。

他一直做一个梦,梦里没有人物,只有一团线,沿着线走,有时平滑平时粗糙有时会有很大的结,然后走不过,梦就醒了。

因为梦里没有憎恶,后来以为生活就是梦,他一直期待梦醒来的那一刻。

然而,梦一直没有醒。

 

后来他知道,其实生活才是一场梦。

后来他祈祷,不要再做梦。

然而他也再没有梦到,以前的那个梦。

那些梦,仿佛已经变化成现实,变成宛若毛线的生活。

然后梦就变得像生活。

其实说不出以往有多苦,但就是内心很挣扎。

他很内向,被弟弟整天欺负,同学也爱欺负他。他很爱哭,后来同学都不敢欺负他。然后叫他爱哭鬼。

后来他不再哭了,一直到爷爷去世的时候,他都没有哭出来。

然后到了高中,高中开始,他才恍然觉得,这不应是一场梦。

他从来不是恋家的孩子,以往的很多童年阴影,缠绕在心上,但是要他具体说出是哪一处,他说不出。

高中以后,他住校,和陌生的朋友渐渐熟悉起来,然后觉得,这辈子最好的同学,都在高中了。

他一个星期回去一次,他开始爱上写作,然后疯狂地买书看书。每个周末回去,他都躲在房间里看小说,听歌,不想出去。他不喜欢那些仿佛要把人看透的眼光,直到现在,他都会怕别人凝视的眼光,虽然会暗喜,但是还是会紧张不知所措。

后来他上大学,一年回去两三次,每次回去还是躲在房间里看书看电影听歌。

有时和朋友出去玩。但是,越来越少。

他很担心自己,是不是太自闭。有时难过,就好几天不说话,但是常常会为自己寻找缺口走出去。

因为他已经很清楚地知道,生活不是一场梦,一直都是自己的自以为。

 

后来他毕业,工作了。

然后遇见决定要一辈子的人。

然后有一天,他突然想起他的童年的梦。

因为很多日子以来,他常常做些很奇怪的梦,都是与现实相反,或者悲惨的。

昨晚他再次被惊醒,然后满身大汗,浑身发热。

半夜的时候,他不会显得无助,然后突然想起,不在身边的那个人,再想起那个梦。

然后才觉得很难过。

 

如果生活真的是一场梦,那他宁愿永远在梦中。

也不要在那些梦的现实里,活着不出来。

 

他叫季桀。

他不是我,他是我小说里,曾经的一个人物。

在我第一个未完成的小说里,他死在他二十岁的冬天。

以梦为生的人,注定死在太安稳的现实里。

以梦是以为梦,而不是以靠。

作者  | 2010-4-13 13:57:35 | 阅读(5840) |评论(8) | 阅读全文>>

事关说话的艺术

2010-3-23 10:39:18 阅读5753 评论3 232010/03 Mar23

 

 

    写小说,事关说话的艺术。

但,生活,也事关于此。

每天都叨叨絮絮,积累下来的话痨子,化成一整个故事的灵魂。

血魄。

 

我想我在六月之前,肯定都会很忙。

这是个可能性,因为我有可能会提前忙完,也有可能忙不完。

工作越来越上手了,所以,有了自己的策划,还要兼顾以前的负责的事。

所以会很忙,虽然我天天在听歌。但是拜托,那只是个状态。

我觉得有还是有点空来唠叨下的,唠叨有益身体健康。

我是这样的,如果上班看稿改稿审稿不听歌,我会分心,外头太喧嚣,根本无法静下来。

但是音乐可以让我静下来。

而今在写的新长篇里,很小心翼翼地补偿其对话间的艺术。但是一旦有私心了,速度便变得慢起来,没有以往写的冲动,一直往前冲。总是感觉会卡在某个地方,然后才能慢慢地,继续往下走。

要赶档期,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赶得上。

我只希望一切顺利,然后,第二本,咱们九月见。

 

新近在人与人的交流里,变得温和起来,特别是与陌生读者间。

说话的艺术,很多时候需要提高。因此,处女座的踟蹰的性格便变得很好起来。因为三思而后行这句话总是对的。总是真理。

三思不是要刻意,而是要在考虑好对方的语气与态度后,才去说想说的话。

但是你一旦了解了一个人的说话方式与接受方式后,大可不必计较这些。

然而,这还是事关一个人的修养问题。

 

最近买了两本诗选,艾略特和荷尔德林的,想比悦然想看的荷尔德林,貌似我还依然喜欢T.S艾略特多一点。不愧为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。他的诗歌过了这么多年,还风韵犹存啊!特别是其深厚的含蕴,让看者多年不解,解后多年才能参透呀!!

 

现在的时间和过去的时间,两者也许都存在于未来之中,而未来的时间却包含在过去里。如果一切时间永远是现在,一切时间都无法挽回。

——T.S.艾略特《四首四重奏》

——这句诗,从第一次看到现在,我能想到最好的解释是“日光之下,并无新事”。然而,它应当会随着阅历与个人的见解不同而改变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经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很少刻意要去为小说构建一个必要的生活情景或者深入去体验生活。即使明知很多阅历来自生活的体验,然后才能转化为写作故事上的铺路石,但是事实并非如此。说话也是一门功课,许多小说创作者,当然,含我在内,都深有对白乏味不自然且空洞的毛病在。

然而,自闭的人却能将小说写得生动感人,于是,这也一定程度上说明了小说创作不一定全靠生活所掠。要将别人内心的话语,转化为自己素材所源,这才是最重要的。这一定程度上也涉及到了人之处世的问题,每个人性格迥异,所需要了解的方方面面可能会让你一辈子也完全看不透一个人。

如今在看小说或者电影之时,大都会比较关注其对白的技巧,因为对白一旦写得好,整个故事看起来也行云流水,对白的描写绝对是在场景和人物的描绘之上的,因为人物性格的不同,语言的组合与语气也完全不相同。所以所谓的纸上故事,并不是那么容易体现的。

最近看的电影《大侦探福尔摩斯》里的对白和场景的刻画,是我看了这么多电影以来,觉得最自然,也最推崇的。于是顺便也萌发了去看这位鬼才导演盖瑞奇的其他电影。虽然《snatch》看了一点,觉得很乏味,因为讲故事角度的问题。但从他所写的对白上来说,依然是很牛逼的。《大侦探福尔摩斯》里的一个小情节,瞬间秒杀了我。就是,能说成告白么?差不多吧!反正换做国内的狗血编剧的话,下一句话肯定是“因为我爱你”之类的。但是盖瑞奇没有,女主角转过脸,对福尔摩斯暧昧一笑,那一笑,就够了。

够了,看《花木兰》的时候,我一直笑场,就是因为对白太浅了。

还好赵大姑娘的演技很淡定。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小说在各种文学样式中有着显而易见的特点和优势。它以叙事见长,贴近口语并表达自由,能够刻画众多性格各异人物,涵盖生活场景广阔,既可用粗大笔触勾勒又能细针密缕描写,吸引读者参加多姿多彩的形象创造,审美意境醇厚绵长,创作方法及内容对其它文学样式和艺术门类具有更大的兼容性,往往成为世界文化交流的便捷手段,现代影视作品扎实的文学基础。而深入探讨艺术理念与小说创作的关系,继承和整理某些传统美学观念,对于繁荣小说创作将会大有裨益。

人的社会生活生生不息,波澜壮阔,为艺术创作提供了素材和激情,所以通常说“艺术源于生活”。但是,果真进入艺术创作时却没有这么简单。面对艺术创作,创作者所经历所了解的生活不管多么丰富多么激动人心,仍显得很单薄,很残缺,很杂乱。生活并不是艺术,生活欲完成向艺术转化必须在理念能动的主导下通过想象才能实现,好比水和蛋白质是生命之源,但不是生命自身,只是提供了生命演化的可能,而完成演化是需要条件的,首要条件就是适宜的温度。再比如河流,表象是源头,意象是源尾,理念和想象是河身,河水不舍昼夜地流淌,驱动;艺术创作的简要流程是表象——理念、想象——意象,理念和想象就是表象向意向转化的趋动力,条件。这个意象即审美意象,审美意象是理念引领的想象中的表象,艺术品的毛坯,逐渐由朦胧转向清晰,由飘忽转向固定,由个别转向综合,最后以艺术手段完成创作。小说创作者无不为得到它煞费苦心,而一旦得到了才真正推开艺术创作最后那道门,心中豁然开朗,在精雕细刻和反复玩味时获得极大的快慰。表象作为艺术创作的源泉,(表象不仅仅是人的社会生活)理念作为艺术创作的灵魂,想象作为理念“有形的翅膀”及其表象和意象的连结手段——共同构建造着艺术的仙山楼阁。这时的理念不仅仅是艺术的灵魂,已经成为艺术品不可或缺的隐居的“构件”了。

这是通常的过程,表明了理念在艺术创作中的意义。小说也不例外。

 

——《艺术理念与小说创作》作者:

| | 阅读(5840) |评论(8) 阅读全文>>

m 0c1m 0pt"> date">12 multi-a9.5pt; MARGIm=3>h">g ti/0173pt" lss3pt" lss="useface"> m 0c2m 0pt"> m=3>h">Jan multi-a9.5pt; MARGIdate">12 multi-573pt" lss/pan'; mso-h-SIZE: 10pt" l-SIZE: SIZace="Timbly:FONe="5>man'SIZace="Timbimgew RomT-FAMILYdisplay:none;man'SIZace="Timm-boxbspSIZace="Timm-imgman'ppan> |
A target="_blank"pan class="sepimg.bimg.126.net/photo/TSlGsjj26_FA5PKBMtEdPQ==/1701797709194335247.jps" >。</></SP鳌逗g=靘es 19.5Q啡也簟5- 黄信然 -  <P 世腿绱黄信然
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茨鉯mes19.ZE:就这样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茨鉌AMI吗?tyle我们NT-S愿意EN-U縪ma的电一日一日蜿蜒成ew R疙瘩象T-SI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髦械膕tyle="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lang="EN-US" 醋w Rome="TE"2" an'">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髦械膕tyle="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础<秸得汉:海魃痴颉NT-SI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髦械膕tyle="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戳汲健⑿磴迥稀⒘钩巍⑿碇丁⒙侥夏荨⒘秩艚酢⒘职乩丁NT-SI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髦械膕tyle="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辞楦精稻澜峥薰怼G浊> <交帧友> <离纱ス爱> <纠缠象T-SI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髦械膕tyle="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醋w Roman'">账翁" 磒;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殆往沉擞啄晟ツ竤ty NT-SIZE: 10pt; ms10pt; ms楷体_GBxta2; 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粗SIZ 10p叫凉澄 la蕹龀鲶有 tyl才g=EN够竦肗T-SIlang="EN-US" 醋="FONT-S帐醮醋 理念在依砟钤谝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磑nt-fa世事残酷竦靡帐醮醋髦械囊庖濉P∷狄膊焕狻?錩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慈退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此鸕GINT: 1m 0pt"知己林知远,两NT-w R如河的爱吹蒙却有迥然

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丛傻奈,许吨南嘟电硬涣献钋酌芩道铮.5pt活并┐爬嗑最残酷 <抉择象∫帐醮醋髦械囊庖濉P∷狄膊焕狻?錩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吹眆歉髯己税程禦GINT:爱象∫帐醮醋髦械囊庖濉P∷狄膊焕狻?錩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理念-10pt; ms楷体_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w Rome="TE"2" an'">账翁"
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此sty简鸵帐礣-I却又惶雌痼∫帐醮醋髦械囊庖濉P∷狄膊焕狻?錩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此sty迅猛暴5pt倾尽全罙MILY: 宋体; FONT-SIZE: 10pt10pt; ms楷体_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此sty宁静致远,恒久长远◇∫帐醮醋髦械囊庖濉P∷狄膊焕狻?錩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脆年舶>有三生三蔍是T-SI不是一烧术要RGIN三个恋-han鹘将爱> <轮廓看綼ce∫帐醮醋髦械囊庖濉P∷狄膊焕狻?錩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戳钩巍P磴迥希侥夏荨0>-han烩么ⅹpt"卫戳縋AN style="FONT-FAMILY: 宋10pt; ms楷体_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理念-10pt; ms楷体_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w Rome="TE"2" an'">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采婕暗我们成的房> 都懂了爱象T-SI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襈T-S醋<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w Roman'">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瓷倌甑纳榘缪-I却T-FA另"TE环萆榘股畛寥艉账翁" 醋w Rome="TE"2" -INDENT: 19.5pt; MARGIN: 0楷体_GBxta2;" lang="ZH-TW" 吹币豐PA 1m ,生创作胠e=如水落石出般EN-U显聐le良辰面前ly: tyle=孛馨閜t" 。萤厚重难吊创婕暗会将f堑纳楦杏朊舜ズ畏剑縏艺术创作中的意义。小说也不例外。楷体_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="FONT-SIZE: 10理念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理念-10pt; ms楷体_GBxta2;" lang="EN-US" 醋w Rome="TE"2" an'">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账翁"
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lass="bct hd fc05 f;" 醋NT-SIZE: 10pm-FAfareast-language: ZH-CN;" 磒;账翁" 磒; 理念在艺术创譨'T pPT-FAMILY/div>
'T pPT-FAMILY/div>
w Ro醋<'T pPT-FAMILY/div>
'T pPT-FAMILY/div>
鲜=EN毯'T pPT-FAMILY/div>
'T pPT-FAMILY/div>
'T pPT-FAMILY/div>
'T pPT-FAMILY/div>
以梦为生的人,注定死在太安稳的现实里。

——《艺术理念与小说创作》作者

| | | 阅读(5840) |评论(8) g 09-12-16 16:15:19p3pt" lss9.5pt; MARGIlass=xtagily: EN-U2145p3pt" lss9.5pt; MARGIlass=xtagily: earf1573pt" lss="useface"> m 0c1m 0pt"> date">1673pt" l'9.5pt; MARGIm=3>h">g 09/12 multi-573pt" lss="useface"> m 0c2m 0pt"> m=3>h">Dec73pt" l'9.5pt; MARGIdate">1673pt" l573pt" lss0pan'; mso573SIZan'3SIZan'3SIZan'SIZace="Timbly:FONe="5>man'SIZace="Timbimgew RomT-FAMILYdisplay:none;man'SIZace="Timm-boxbspSIZace="Timm-imgman'ppan> | <片pt" 甚至也将“薄雾浓云愁永昼”这样经: 1语句念成“薄雾浓云愁永綼cy: 这样铮别-fam解谑牵未免太过大煞>今日读="F她R>0pt;薄雾浓云愁永昼”l鹉韵鹗尴蟆BR>R>后来有醋晕夂非常so-h李霴NTso-h&nbs动0'; m平能-h&nbs词句an后来写散蔚纳醯煤釴T:葡萄美酒夜光杯和场景散蔚旭&nIZE:缘旭ONT呕诟橇颂嗟缫灾滤畹锰允m毯R>其实e=如果他不薎-fon不破灭-fNT s不出比息|好 <结局om象R>ize堑-fNTfam咧锌际己四瞧⑽祎; m写过“那 'Tim月光杯 舜酒EN是上好 <女儿红;他饮恨喝PAN>嘴角渗出笫氦情血T-S薄BR>当时难а可怜&nbs m平能倒t; M他活得电可夏懿,峨当时核乜> 电<足便冷裯';E:竟欲/SP∷敌冷静毯R>先乔看余籲';文誂N>就ξ叮怀疑余籲ang=文祝怪蘐-I&nbs文祝将。萤很凄凉悲FON某∶妗说胁涣粢凰勘然8朽姿秈mesont脃le=撕,裂肺象R>iz想P> <乜> а样铮ENstyl

R>0pt; m采桑子 庭前春逐红英綼c贰BR>R>0pt;李煜R>R>庭前春逐红英綼-fN杼腔蔡骸BR>细雨霏未ス不放双眉时暂开T-R>绿窗冷静芳音鄂创香印成灰T-R>FON吻榛程禦朊卫聪蟆BR>R>0pt;先乔很-h&nbs诗瓷向难а读到醋首: 'Ti喽际强伪荆要将-fon杂志随处可 mso词句。今日读="F与李清誽: 《醉籒e趸点> 字字钻邪的R>R>

WBR> 大学纳醯有醋晕夂读柳覫床头上> 后半生风T-SI《大词0pt; 叭贪迅∶Rom浅斟低唱cy: 但桑免lang轻浮之举从烂沛上="F柳覫对功名利禄无鄙蕐le很E: 1叛逆精神象R>但0pt;其实这lang失望之st <牢骚的电骨子里t" l忘T-了功名-I&nTEX度缬闼>但0pt;大势已取EN“且去浅斟低唱le何需药瓷向E: 璑某DEN荡醋得坎⒎暗或;&nbs一烧术 舜κ潦倒N>却成就了更多脍植拍縪ma词句。R>最出胣bs一首: 当属《雨霖铃》om象最-hSI《大暗" l“吹募经N>N 'T pP>P> <-fN薮笙胂蟆BR>今日读="F一底9.5p《大句an都是筻隧句。R>薄雾浓云愁永昼" l∷敌贴切。 'T pP
WBR> 'T pP垂阒萁袢沼窒掠>筻隧更浓烈T-R> 'T'3SIZan'3SIZan'pace="Tim-famaly:tbar f="3ew Roman'9.5pt; MARGIT-SI
aace="Timf="3e体;bsp3: 10pt" l'9.5pt; MARGIo-ha|73pt" lss="useface"> lass=m 0cm 0pt">——《艺术理念与小说创作》作者

| | 查看所а志>>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
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
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
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
SIZan'3SIZan'3SIZan'SIZace="Timnb-mdl lcr m22 -f-mdl-n" id="22">n'SIZace="Tim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
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
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caseaceearfix氖讀ianbspSIZace="Timlhinnbs列表加载中..omaSIZap3SIZan'SIZace="Timpager">psptarget="_blank"pclas"ht体; f="4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clas"ifymodule">更多好博客>>this.p={b:2,cn:12,ct:12};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
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
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
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
SIZan'3SIZan'3SIZan'3SIZan'SIZaid="pan>-163-com-center"ace="Tim-f-jsp pc js-narrow">n'SIZace="Timpt"ce">
SIZan'SIZace="Tim-f-mdl lcr m3 -f-mdl-n" id="3">n'SIZace="Tim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关狗缫p3: 10h2 10SIZan'SIZace="Timr tm th -f-jscbsp3SIZan'SIZace="Timlily th">
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
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 blk f=e f=ec bs n'SIZaid="m3-4"pclas"htln1 fs1 fw1 vama " 磏'9.5pt; MARGInk ipanck thide -knozy: n'9.5pt; MARGI lass"nbsspclas"htipanck icn0 icn0-413 -oul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
&nbs3pt" lssspan class="sep fc10 multi-author">|clas"htf="5 体; nickass" hidefocu"httrue">黄信然<: 10pt" ln'9.5pt; MARGIalyp thide lass"T-FAMILYdisplay:none;man'pt" pclas"htfs0 lass"ap3pt" ln'9.5pt; MARGIalym f="4bsp3pt" ln'3pt" ln'3SIZan'SIZaid="m3-8"pclas"htinfoln2 bs p3pt" ln'pt" >> pt" l'9.5pt; MARGIul lass"a发消息p3pt" ln'pt" pclas"htipanck icn0 icn0-615bs
pt" l'spclas"htul"pan c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p3pt" ln'pt" pclas"htlass=follow">p3pt" l10pan'3SIZan'pt" pclas"htln0"
-pt" ln'SIZace="Timcol1 f="5 pre">黄信然毯痛手,出版公司编辑t-现居广州。5已出版。鲜= E-mail:season_560@163>|-pt" ln'SIZace="Timpre">.163>|加载中..oma: 10td>加载中..omapt" l10td>加载中..omapt" l10td><0td>加载中..omapt" l10td>设置p3: 10SIZapSIZ ceas"htmbgad plefnbspSIZace="Timmbgaibs
SIZapa id="microBan>Address" ceas"htf="3 体;"膆refla#n> arget="_blank">&nbsLOFTERp3: 10SIZap/SIZan'SIZaid="m3-5" ceas"htblk tji ceearfix腷dc0"T-FAMILYdisplay:none"磏'ppaspclas"htlass=noul f="3 fw1 fs3"膆refla#n> arget="_blank">p3: 1em ceas"htf="6"椿橥际 arget="_blank">p3: 1em ceas"htf="6"幢煌萍 arget="_blank">p3: 1em ceas"htf="6"幢辉廾 this.p={b:2,ua:31, ub:'ss="sepimg.bimg.126.net/photo/JC1Sq6Bn_mOZN3qSb6JCXg==/179299560166321152.jps',us:'他', friendstatus:'none',followstatus:'unFollow',hmc=3:'1',aShowT:'0',guideId:6};bs3textareaan'textarea name="jst" id="m3-jst-0"磏'SIZ ceas"htbgstiha积分 ${data.totalScore} 分-f距离影《等祭还有 ${data.nextGradeNeedScore}分pSIZ磏'3textareaan'/SIZan'/SIZan'SIZaceas"htlace h100"
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
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
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
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
SIZan'3SIZan'3SIZan'SIZ ceas"ht-f-mdl lcr m28 -f-mdl-n" id="28"磏'SIZ ceas"ht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 itle="查看心砷" ceas"ht体;"膆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/#m=1"葱纳樗姹蚀: 10h2 10SIZan'SIZace="Timr tm th -f-jscbsp3SIZan'SIZace="Timlily th">
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
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ctly: .pan>.163>|/#m=1"床榭慈>>this.p={b:2,n:5,r:'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/#m=1&c=',mset:'000',mc=3:'',srk:-100};h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/#m=1: ceas"ht-oul f="5>0} {lisy:fl as x}n'SIZ ceas"htfitm bdc0ew s1 bdwb"磏'pt" pclas"htcnt pre f=11"${x>|publishT 0c|xm 0c}id}">{if x>|0}${x>|moveFrom&&x.moveFrom=='wap'}
spclas"htnoul pnnbT arget="_blank">hreflass="seppan>.163>|.html?frompersonalpan>home">'pt" p itle="傩∷手机博客更新" ceas"htipanck icn0 icn0-417"
pt" l': n{/if} {if x>moveFrom&&x.moveFrom=='mobile'}
spclas"htnoul pnnbT arget="_blank">hreflass="seppan>.163>|.html?frompersonalpan>home">'pt" p itle="短信写T" ceas"htipanck icn0 icn0-417" pt" l': n{/if} 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 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 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 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 SIZan'3SIZan'3SIZan'SIZ ceas"ht-f-mdl lcr m13 -f-mdl-n" id="13">n'SIZace="Tim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ceas"ht体;"膆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| itle="查看最新earf"椿钚耬arf匆: 10h2 10SIZan'SIZace="Timr tm th -f-jscbsp3SIZan'SIZace="Timlily th"> 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 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-famaly"磏'pt" pclas"htitm">志earf.pan>.163>||查看所аearf>>this.p={b:2,bn:5,bt:5,pn:5,pt:5};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 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 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 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 SIZan'3SIZan'3SIZan'SIZ ceas"ht-f-mdl lcr mP1 -f-mdl-n" id="11"磏'SIZ ceas"ht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ceas"ht体;"膆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 itle="查看T粞詁s留言p3: 10h2 10SIZan'SIZace="Timr tm th -f-jscbsppt" pclas"htnoul xtag"> itle="穘'"T粞詁s'pt" pclas"htipanck icn0 icn0-615 pnnb pt" l'pt" pclas"htul">芊Κ留言p3pt" l 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 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hinnbs'pt" pclas"htipanck icn0-517 icn0b pt" l'pt" pclas"htlass" .pan>.163>|查看所а留言>>this.p={b:2,nv:false,cn:5,ct:5};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 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 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 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 SIZan'3SIZan'3SIZ磏'SIZ ceas"ht-f-mdl lcr m9 -f-mdl-n" id="9"磏'SIZ ceas"ht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ceas"ht体;"膆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 itle="查看最近访客"椿罱每痛: 10h2 10SIZan'SIZace="Timr tm th -f-jscbsp3SIZan'SIZace="Timlily th"> 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 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caseaceearfix-famhrzbspSIZ ceas"htlhinnbs列表加载中..omaSIZap3SIZan'SIZace="Timpager"spsptarget="_blank"pclas"ht体; f="4bpan c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查看更多访客>>this.p={b:2,cn:15};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 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 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 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 SIZan'3SIZan'3SIZ磏'SIZ ceas"ht-f-mdl lcr m2 -f-mdl-n" id="2"磏'SIZ ceas"ht-f-mt lcr th f="2">n'SIZace="Timc tc th lcr">ceas"ht体;"膆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 itle="查看博友"床┯汛: 10h2 10SIZan'SIZace="Timr tm th -f-jscbsp3SIZan'SIZace="Timlily th"> SIZan'SIZace="Timr tr th"> SIZan'3SIZan'SIZace="Tim-f-mc lcr">n'SIZace="Timc cc lcr -f-jscbsn'SIZace="TimcaseaceearfixbspSIZ ceas"htlhinnbs博友列表加载中..omaSIZap3SIZan'SIZace="Timpager"spsptarget="_blank"pclas"ht体; f="4bpan c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更多博友>>this.p={b:2,m:0};-SIZE: SIZace="Timr cr h100" -SIZE: -SIZE: SIZace="Timnb-mb lcr bh pt"ce">n'SIZace="Timl bl bh"> SIZan'SIZace="Timr br bh"> SIZan'SIZace="Timc bc bh lcr"> SIZan'3SIZan'3SIZan'/SIZan'SIZaid="pan>-163-com-right" ceas"ht-f-jsp pr bs SIZ磏p/SIZan'/SIZan'SIZaceas"htlawl g lg h100" -SIZE: SIZ ceas"htl wl t lnb SIZ磏pSIZ ceas"htl wl b lb" SIZ磏pSIZ ceas"htr wr g rg h100" -SIZE: SIZ ceas"htr wr t rnb SIZ磏pSIZ ceas"htr wr b rb" SIZ磏p/SIZan'/SIZan'SIZaceas"ht-f-are -f-smb"'SIZ ceas"htwkg h pt"ce">'SIZ ceas"hte h" SIZ'SIZ ceas"htr h" SIZ'SIZ ceas"htc h" SIZ'/SIZahreflass="sepyxp.163>|芊的照片书匆: n'pt" pclas"htha-hreflass="seppan>.163>|-hreflass="seppan>.163>|.html">手机博客匆: n'pt" pclas"htha-hreflass="sepwww.lofter>|下载LOFTER APP匆: n'link rel="alternate" type="application/rss+xml"p itle="RSS"膆refla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-'pt" pceas"htipanck 体; icn0 icn0-919" pt" l订阅此博客网易公司版权所а n'SIZaid="" ceas"ht-fw-im fy im im0"磏'sprel="nofollow"pceas"htlpa bd i; noul "膆ref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www.163>|hidefocu"httrue"sppt" pclas"httxbs网易 pt" l<: 1SIZ ceas"ht-famtcd box-shadow bd"s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news.163>| 新闻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www.lofter>| LOFTER 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email.163>| 邮箱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photo.163>| 相册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yuedu.163>| EN-U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yuedu.163>| 图书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www.youdao>| E: 纍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photo.163>|> 摄影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qiye.163>| 企业邮箱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quan.163>|dh"p> E呕萑痭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note.youdao>|"p> 云笔记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fm.163>|zx0628">> 闪电邮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mail.163>|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yxp.163>|> 印像派n'3&nbs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cps.kaola>|in?unionId=425134127131&uid=pan>topnavtxt&trackingCode=&targetUrl=ss="sepwww.kaola>| SIZ磏ps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&url=ss="sepsitemap.163>|> 更多n'3&nbs/SIZan'/SIZan'pt" pstyle="display:none;margin-lefn:0;" ceas"htfy ipanck pt"ce icn1 icn1-4" pt" ln'SIZ id="" ceas"ht-famim fy im im10"磏'spceas"htlpa bd i; noul "膆reflass="seppan>.163>|home"p arget="_blank">hidefocu"httrue"sppt" pclas"httxbs博客 pt" l<: 1SIZ ceas"ht-famtcd box-shadow bd"s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.html?frompersonalpan>home"p> 手机博客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博客搬家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youcai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博客VIP服务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发现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小组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风格n'3&nbsSIZ ceas"hto-habd pt"ce"> SIZ磏p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_admin/pan>/static/721279g t082863728829/?frompersonalpan>home" LiveWriter写T﹏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_admin/pan>/static/721279g t092713253500/?frompersonalpan>home" word写T﹏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.html?frompersonalpan>home" 邮件写T﹏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.html?frompersonalpan>home" 短信写T﹏'3&nbsSIZ ceas"hto-habd pt"ce"> SIZ磏p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群博客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youcai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> 博客油菜地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博客话题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博客热点n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q.163>|home" 博客圈子 '3&nbs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itm noul "膆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home" 找朋友 '3&nbs/SIZan'/SIZan'pt" pstyle="display:none;margin-lefn:0;" ceas"htfy ipanck pt"ce icn1 icn1-4" pt" ln'SIZ id="topbar_gachaArea" ceas"htfy topbar_gachaArea"sbsspceas"htdlditm"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h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patmanpa.lofter>|LOFTER-樱花之恋体; bsspclas"htmoreimg"p arget="_blank"pan class="sepwww.lofter>|">更多美图> SIZ>bs/SIZan'/SIZan'SIZ id="topbar_lofterDldArea" ceas"htfy topbar_lofterDldArea">bsspclas"htdlditm"ponclick="statistic4Lofter('qbbkxz_g t60330_04')"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h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vicwoo.lofter>|bsspclas"htmoreimg"p arget="_blank"pan class="sepwww.lofter>|">更多美图> SIZ>bs/SIZan'/SIZan'SIZ id="topbar_yxpArea" ceas"htfy topbar_yxpArea">bsspclas"htdlditm"prel="nofollow"p arget="_blank">hidefocu"httrue"pan class="sepliaochuan628.lofter>| pt" l<: 1/SIZan'pt" pstyle="display:none;" ceas"htfy ipanck pt"ce icn1 icn1-4" pt" ln'SIZ id="topbar_randShowArea" ceas"htfy"T-FAMILYdisplay:none;b磏'SIZ ceas"ht-famim fy im1 im randtag phide"spsp arget="_blank">ceas"htbd ima movepan> randshow"膆reflass="sepwww.lofter>|bs/SIZan'/SIZan'SIZ ceas"htfr pr ceearfixb磏'SIZ id="topbar_loginAndReg"pceas"htfr">bssprel="nofollow"pstyle="margin-lefn:10px;color:#ff7700;" ceas"htipanck fr ima"膆reflass="sepzc.re>.163>|Ininialized?pd=pan>&pkid=EoMXCuf&pkht=pan>.163>|注册登录T t" pceas"htfr ipanck pt"ce icn1 icn1-4 spxbs pt" ln'SIZ id="topbar_followArea" ceas"ht-famim frb磗pt" pceas"htlpa bd ima followiy:fl lass" pt" lspt" pceas"htfl">加关注p3pt" lbs/SIZan'/SIZan'/SIZan'pcripy:type="text/javascripnb磏(function(){ var e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pan>-163-com-main'); if(!!e) e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pan>-163-com-topbar'),e); e = 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pan>-notice-email'); if(!!e) window.setT 0cout(function(){e.style.display='';},50); })()bs/scripnnbspcripy:srcl"ss="sepshared.ydstatic>|s/scripnnbs!-- @NOPARSE --nbspcripy:type="text/javascripnb srcl"ss="sepursdoccdn.nosdn.127.net/webzj_cdn101/message_170510.js">s/scripnnbs!-- /@NOPARSE --nbs!--[if lte IE 6] 10SIZ>-163-com-layer" 10SIZ>bsSIZ ceas"ht-f-tpl -f-inin phide"aid="pan>-163-com-template" style="display:none;"nbstextarea row"ht1" colpht1" name="jst" id="-f-jst-a1"磏'sprel="nofollow"pceas"htpr"> arget="_blank"pan class="sephelp.163>|.html?b13aze1"窗镏 pt" lbsspclas"htpr"> arget="_blank"pan class="seppan>.163>|${u}g}b{lisy:x.l as y}n'spclas"htitm noul"膆refla#n>hidefocu"httrue"pname="{if typeof(y.v)=='string'}${y.v}{else}${y_index}{/if}b${y.n}hidefocu"httrue"pname="${x>v}">${x.n} window.N = {tm:{'zbtn':'nbtn', 'bdc0':'bdc0','bdc2':'bdc1', 'bgc0':'bgc0','bgc1':'bgc1','bgc2':'bgc2','bgh0':'bgc9', 'f="0':'f="3','f="1':'f="4','f="2':'f="5','f="3':'f="6','f="4':'f="7','f="5':'f="9'}};bDate.servT 0c = '10/24/g t7 12:05:"3'; location.api = 'ss="sepapi.pan>.163>|.163>|.163>||/","alpum/","music/","collection/","friendsan,"profilea","pprank/","","loftarchive/"] ,cf:4 ,co:{pv:false ,ti:4227 ,t3:'' ,tc:0 ,tl:2 ,un:0 ,u3:'' ,um:'' ,ui:0 ,ud:false} ,cp:{nr:1 ,cr:1 ,vr:-100 ,fr:0} ,cs:0 ,ct:{'nav':['首页','志','相册','音乐','收藏','博友','关狗缫','LOFTER'],'enabled':[0,1,6],'defaultnav':parseInt('11111111',2)} ,cu:false ,cv:false ,cw:false };bwindow.UD:= {};bUD.host:= { userId:130241955 ,userName:'xinranpan>' ,nickName:'黄信然' ,imageUpdateT 0c:1325058458378 ,baseUrl:'ss="sepxinranpan>.pan>.163>|@163>|' ,photo163HostName:'xinranpan>' ,TOKEN_HTMLMODULE:'' ,isMultiUserBan>:false ,isWumiUser:true ,sRank:-100 };bs3scripnnbspcripy:type="text/javascripnb srcl"ss="sepb1.bst.126.net/newpage/r/j/pc.js?v=t508324396838"磗/scripnnbspcripy:type="text/javascripnb srcl"ss="sepb1.bst.126.net/newpage/r/j/ph.js?v=t508324396838"磗/scripnnbspcripy> window.setT 0cout(function(){n(function(i,s,o,g,r,a,m){i['GoogleAnalyticsObject']=r;i[r]=i[r]||function(){ (i[r].q=i[r].q||[]).push(arguments)},i[r].l=1*newbDate();a=s.createElement(o), m=s.getElementsByTagName(o)[0];a.async=1;a.srclg;m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a,m) })(window,document,'pcripy','//www.google-analytics>|js','ga'); ga('create', 'UA-69g 4963-1', 'auto'); ga('send', 'pageview'); },300); s/scripnnbspcripy:type="text/javascripnb> window.setT 0cout(function(){nJ.loadScripn('ss="sepmusic.ph.126.net/ph.js?0"1'); J.postDataByDWR(location.dwr,'MusicBeanNew','setCopyrightMusicSessionToken',false); },1000); s/scripnnbspcripy> window.setT 0cout(function(){nvar pcripy: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pcripy'); pcripy.async:= 1; pcripy.src:= 'ss="sepb1.bst.126.net/newre>flow/res/js/pan>_aswlf_V3_1.js'; document.body.appendChild(pcripy); },300); s/scripnnbs/bodynbs/html>